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在童年的記憶裡,最嚮往的事莫過於過年,其次才是孫悟空的上天入海伏魔降妖七十二變化。 一交臘月,便有了鞭炮聲兒零零星星在山谷裡迴盪,這只有隔梁兒的二狗才有不到年節就有鞭炮的優厚待遇。二狗屋裡不光有炮聲,有吃不完的糖果點心糖棗餅乾……還有鼓鼓囊囊的衣兜裡塞滿永遠讓夥伴們垂涎的企盼。在心裡暗暗埋怨父親咋不像二狗爹一樣在供銷社當營業員強似在其它行業裡混差事。 父親雖不是營業員,卻也總給家裡帶來無限希望。每到年關,褪了色的挎包裡隔三差五會有吃的用的帶回。一手瀟灑的毛筆字讓山民的院落貼滿吉慶,巧手繪雕剪裁的燈籠畫窗花讓山村充滿濃濃的年味兒。劈柴擔水掃除的重體力活兒自然就落到母親的肩上。臘月二十三送灶君上天,果盤裡盛滿誘人的蘋果、花生、葵花籽,那一摞燒餅更是讓我徹夜不眠。夜深人靜的時候,忙碌了一整天的母親帶著我們姊妹幾個匍匐在灶台前膜拜,不住嘴兒地禱告“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我跟在身後莫名其妙地一臉虔誠叩頭作揖,心思卻操在瓜果燒餅上,眼睛不離果盤左右。三柱香煙霧繚繞,一盞煤油燈將廚房照耀的一片通明,父親每隔一刻要去續香的,要守護到五更才能撤下供品。 祖上傳下的規矩真好,二十三送灶二十四小年,多過一個節日。二十三送灶君上朝天,真正能享受到實惠的是家中的孩童,撤下的供品總要分得半捧花生兩三顆糖果。這糖果隔半天舔一嘴,若計劃得好,一直能甜到臘月三十呢。 二十八炸果子炸麻花,在灶房門口晃悠著聞鍋裡飄散的油煙子。灶房是斷然沒資格進的,最忌諱鍋台跟前亂說話,香油金貴的很,亂說亂跑會把油弄折。偶爾遞出來半根麻花,把嘴堵得連呼吸都謹慎起來。 盼了一年到頭兒,真正坐到團年飯桌上已近午夜時分。這桌飯已敬過祖先,在燒香、叩頭、作揖之後,一家人才擠到方桌上,雖說房前屋後張貼了“童言不忌”,照樣不敢隨便說話,特別是死呀窮呀丟呀之類的字眼兒,從臘月十幾就開始禁口,更何況是在團年飯的莊嚴場合。這些規程是上輩傳下來的,從父親虔誠的態度裡映射出祖上往日家業的興盛和禮儀家風。菜湯也是不敢往碗裡倒,不然在來年一出門會遭遇陰雨天氣,讓要行走的路沒有乾燥的時候…… 嶄新的衣裳穿上身兒,張狂得東奔西跑坐也不是站不是,再加上衣兜裡那幾毛壓歲錢,著實讓人不得安寧。直到山桃花開了還依然沉浸在濃濃的年的興奮裡。 如今,對年的期盼再不那麼強烈了,年節吃的穿的平日裡就有。不變的是對親人的思念,對未來的憧憬,還有吃飽穿暖後對藝術的孜孜追求…… 文章來源:申維:在路上 |因為你不是西門子 | 央金的BLOG |艾斯苔爾和她的書 | 陳波潔-不孕 炎症 人流 |Eric's War Blog | 毛壽龍的BLOG |jamesford的部落格 | 管著嗎 |詩人芒克的BLOG |